暖暖的

天陰沉沉的,如同一頭憤怒的野獸。風咆哮著,揚起灰蒙蒙的塵沙。路邊的梧桐仍在紛紛落葉。

我的腳步在一家店鋪前停了下來,那是一個賣瓷器的小店。一個做工精致的花瓶如有魔力一般,牢牢吸引住了我的目光。我端詳著它獨特的紋理,正準備伸手去拿時,花瓶突然猛得一震,從柜臺上摔了下來,變成了一攤七零八落的碎片。

聽到那“哐啷——”的一聲清脆的聲響,我的心頭頓時一緊,一種不祥的預感涌了上來。我瞪大了眼睛:這花瓶怎么就碎了呢?

店主走了過來,冷冷地瞥了我一眼:“小子,把我的花瓶打破啦?”我一抬頭,他那張精瘦精瘦的臉上留著老鼠胡子,兩顆向外突起的小眼珠子,賊賊地瞪著我,如同一頭惡狼在緊盯著自己的獵物。

我傻掉了,雙手交叉不停地搓著,吱唔道:“不是我!”

店主雙手叉著腰,面無表情:“這花瓶60塊。”

我的手在褲兜里摸索了好一陣,戰戰兢兢地擠出了幾個字:“我沒錢。”

店主仍然是面無表情,倚著墻:“那你小子今天別想走了。”

一陣冷風迎面襲來,我打了個寒噤,心里像被人潑了一盆冷水,涼透了。

一位正在挑選罐子的老大爺,好奇地湊了過來:“這孩子怎么了?”那男人講述著我的“罪狀”。老人聽了,微微點了點頭。我朝他那邊望去,目光便與他相遇了。那眼神中閃爍著慈祥的光,給我帶來了一絲絲安慰。我的心不知為何,竟安定了許多。

老人埋著頭,在破舊的錢包里翻了又翻,終于找出了60元錢,大多是面值很小的零錢。他一手緊緊地捏著這60元錢,一手將錢數了又數,在數過兩三遍后,他顫顫巍巍地把錢遞給了店主。

老人的手緊緊地握住了我的手。那是一雙怎樣的手啊!上面布滿了一道道溝壑般的條紋,如同一條條猙獰的長蛇,手上都是暴起的青筋和粗糙的老繭,那是歲月流逝的痕跡。這雙手有些粗糙,但很大也很厚實,給人安全感。手暖暖的。

“孩子!以后做事咱可得小心點!”老人伸出有些哆嗦的手,輕輕地拍了拍我的肩膀。我望著老人的臉,他飽經滄桑的臉上掛著慈愛的笑容。我感激地說:“老爺爺,謝謝您,您在這等我一會兒,我馬上回家取錢還給您!”

老人笑了。

那笑容那么樸實,那么慈祥,如同一抹陽光撒在我身上,暖暖的。

他笑著搖了搖頭,轉身走出了店門。

我看著他佝僂的背影蹣跚著在寒風中漸漸遠去。

天晴了,幾縷陽光,透過云層,照在老人的身上,他顯得那么高大、高大……

我呆呆地站在原地,心中復雜的情緒交織在一起,但暖暖的。

掃一掃手機訪問

發表評論